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国台酒业前女员工讲述“遭同事性侵”前后:退让换来轻视

时间:2021-08-18 20:39:11 来源:澎湃新闻


30岁的莫婷(化名)最终决定报警。

2021年2月1日,莫婷作为一名新人加入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台酒业)。她回忆称,7月11日,她在重庆参加公司半年会的当晚,醉酒后被同组男同事龙翔(化名)性侵。她称,“最困难的是事发后,想要求助公司,但公司却以大局为重的理由,让我息事宁人,不要把事情闹大。”

7月31日,莫婷原计划要转正的前一天,她收到了《解除劳动合同书》,她不服,要求公司给一个正式的道歉,后又申请劳动仲裁。

8月12日晚,澎湃新闻从重庆警方获悉,龙翔因涉嫌强奸罪被重庆警方逮捕。

8月13日,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公司将随时依法积极配合调查工作。

8月17日下午,澎湃新闻从贵阳市云岩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了解到,莫婷的仲裁申请目前还在审核过程中,将会在5个工作日内确定是否立案。

对于莫婷的指控,8月18日,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一切以公司此前发布的官方声明为准。

莫婷与公司直属上司李某在钉钉上的谈话。受访者供图

称酒后遭同事性侵,嫌疑人已被逮捕

2018年,莫婷和丈夫离婚,此后带着孩子一起生活。在加入国台酒业之前,她曾做过淘宝直播、也在培训机构里上过班。2021年2月1日,她作为一名新人进入国台酒业公司,任西南分公司贵阳大区客户经理,龙翔是她同组同事,已有两年多的工作经验。

莫婷说,身为单亲妈妈,她很在意这个工作机会。“事情发生前,我没有请过一次假,从来没有不打卡、迟到、早退、不签到等。” 莫婷的一位同事曾告诉澎湃新闻,在公司里,同组的同事习惯称呼莫婷“九妹”,同事评价她“年轻漂亮有活力”。

7月9日至11日,莫婷和同事包括龙翔前往重庆参加公司半年会。11日晚7点30分,酒宴开始。“领导和下属开始互相敬酒。”莫婷称,类似的敬酒场合在公司很常见,当晚酒宴上一共安排了八桌酒席,“都是来自不同区域的员工,有的在遵义大区、有些来自西藏大区,八桌人互相敬酒,也是为了同事之间能认识一下。”

莫婷收到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受访者供图

莫婷称,按照过去喝酒的经验,“当晚喝的白酒不会超过二两,顶多达到微醺的状态。”但敬酒的时候酒桌间位置打乱,龙翔最后坐到了她的右手边,“说给我倒点水”。喝了龙翔递过来的液体,约半小时后,“我完全晕了,三个女同事把我送回房间,我完全不省人事。”

莫婷回忆,7月12日凌晨,她清醒过来,“发现龙翔趴在我身上。”她立即问龙翔怎么进的门,“龙翔继续做那些很龌龊的行为和动作,他的动作很粗暴,我推开他,打了他一巴掌。”她反复向龙翔强调,“你是有老婆的,我是有孩子的,我说你清醒一点。”推开龙翔后,他最终没有对她再施侵犯,但她内心紧张,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就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暂时躲避。

莫婷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两段监控录像显示,7月11日21时05分,龙翔曾在酒店前台逗留片刻,拿到莫婷所在房间的酒店房卡后,21时07分,进入莫婷所在的506房间。

莫婷称,第二天醒来,“我头疼,大腿根部也疼。”醒来后,她发现,床单上有异常。

出于不想丢掉工作的考虑,她第一时间并未考虑报警。她希望龙翔能够手写一份保证书,保证离开国台酒业公司,同时向她正式道歉。

聊天记录显示,一天后,龙翔才向莫婷表达歉意,称“再郑重给九妹(莫婷小名)道歉,虽然在喝酒了以后酒精刺激下,没有在九妹同意下,有不该有的想法。”

对于龙翔所谓“酒精刺激下”的借口,莫婷并不接受。她说,她给龙翔两个选择,一是主动辞职,二是“我选择报警,上报公司”。

龙翔并未辞职,7月16日,事发后的第四天,莫婷报警。

龙翔是如何进入莫婷所在的506房间?莫婷称,当初公司HR在微信工作群里安排住宿时,组内同事的居住信息都是公开的,“群里能看到我们的住宿信息。”

据新京报8月11日报道,涉事酒店值班人员称,当晚龙翔在前台向工作人员告知了莫女士的姓名和房号等信息后,前台就将房卡给了龙翔。

8月16日,澎湃新闻致电重庆逸安酒店,一位工作人员称目前警方已立案调查,一切以警方通报为准。

稍早前,澎湃新闻从重庆警方获悉,龙翔因涉嫌强奸罪被重庆警方逮捕,当晚龙翔没有下药。

莫婷跟龙翔的谈话记录。受访者提供

“我的退让只换来了轻视”

莫婷没想到,她会在转正前一天收到公司的《解除劳动合同书》。

根据莫婷提供的她与直属上司李某的微信聊天截图,7月27日,李某曾在微信中称,“站在公司层面,希望这个事情的影响要降到最低,同时也要让龙翔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也得采取应有的措施……龙翔肯定是要开除,如何把对公司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是关键,公司处于上市的关键时期,这种诉讼的事情是不能发生的。”

面对直属上司李某的回应,莫婷说她很失望。是否应该向公司其他领导告知此事?莫婷称,按照公司流程,她的直接汇报对象就是直属上司李某,不能越级汇报。

7月28日,李某再次提醒莫婷,“公司要上市,这种事情很微妙,认清大局,就算受了天大的委屈,还是希望以大局为重!”

莫婷拒绝了李某的提议。7月31日,莫婷收到了公司出具的《解除劳动合同书》,其中写明,由于莫婷试用期考核不合格,公司决定自7月31日解除合同。理由为“莫婷试用期回款不足试用期考核80%以上,予以红牌淘汰。”该文件提及,公司人力培训已在本周内多次电话与莫婷试用期任务未达标,不满足公司的用人标准,让莫婷到公司办理相关离职手续,但是莫婷仍然拒绝办理离职手续,鉴于此,公司将于7月30日正式邮件通知莫婷在3个工作日内到人力资源培训部办理相关离职手续。

国台酒业是贵州省知名企业,号称“茅台镇第二大酒企”。据贵州证监局官网显示,2019年6月4日,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递交上市辅导备案材料。2021年7月2日,国台酒业对上市辅导备案材料进行了更新。

8月13日,澎湃新闻注意到,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对此事件高度重视,将依法积极配合调查工作,并及时全面向社会公开反馈。

近期,“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事件”成为舆论焦点,莫婷也决定向媒体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即便公司已经于8月13日发表声明,但她仍然想告诉公司高管,“(他们)对于女性的漠视,那些对我发生的事情不以为然的领导,希望他们以公司的名义在公共平台上向我郑重道歉。”

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共同发起人冯媛分析认为,在职场“酒局文化”中,女性容易被迫配合这种酒局文化,“如果谁不跟着玩儿就是破坏规矩的人,就是搅局,轻则扫了大家的兴、成为团队中不受欢迎的人,重则失去业务、失去职业发展的机会。”冯媛说,女性很难推脱或拒绝被劝酒,酒桌上其他人要么爱莫能助,要么被迫沉默,要么推波助澜。

冯媛称,许多公司的企业文化缺乏对暴力和骚扰零容忍的政策原则、或者缺乏具体的规定,对所有员工特别是管理者的入职培训、在职培训中更缺乏这方面的内容。遇到事情发生时,也往往是推诿,或者更倾向于保护有一定资历或地位的肇事者。

8月16日,莫婷告诉澎湃新闻,对于被解聘,她已向贵阳市云岩区劳动监察大队提出劳动仲裁申请。

莫婷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一份《劳动人事争议仲裁申请书》显示,她要求贵州国台酒业销售有限公司赔偿支付正常工作时间工资和此前的季度奖金总计超2.58万元。

莫婷说,一开始,她只要求性侵者龙翔辞职,想保住她的工作,“但遭到性侵者拒绝,又遭到公司拒绝,最后甚至要求我和解,我的退让只换来了轻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点击: